章节目录 76|第76章

推荐阅读: 七零小当家免费下载 今天依然找错了攻略对象[综]免费下载 解药免费下载 临界点免费下载 非日常本丸异闻录[综漫]免费下载 职业英雄萨菲罗斯[综]免费下载 我家系统能改运免费下载 欢愉免费下载 [综]无面女王免费下载 天才基本法免费下载

    救我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像一把叉子戳在程恪心里。

    没有刀那么锋利, 没有针那么尖锐, 但一连串钝痛着的口子更让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转过很多种情形, 不会是街头斗殴,那种事没有人比三哥更拿手, 就算需要帮忙, 大斌那帮兄弟才更靠谱, 他更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而求救。

    程恪冲出门的时候已经确定是跟“他们”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一直回避,一直努力想要掩饰好不让任何人发现的江予夺,会突然就这么没有预兆地, 一把撕开了自己的伪装。

    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程恪一直紧紧搂着他,一条胳膊不够用,他把石膏胳膊也用上了, 用力地抱着江予夺。

    江予夺伤得不轻, 他能清楚地闻到血腥味, 江予夺的头上, 脸上, 肩上都是血, 心里也许也一样。

    程恪有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漫长的二十八岁里,虚一岁二十九,虚两岁三十了的生活里,他第一次哭成这样。

    眼泪满脸都是,嘴里也全是咸的,带着点儿偏了轨的甜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他才慢慢松开了江予夺,一只手捧着他脸:“你伤在哪儿了?伤得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不重。”江予夺脸上的眼泪也流得乱七八糟, 带着刀疤的脸配着泪水和血迹,没什么美感,离梨花带雨有八百多个地球到月球的距离,但却能直接一斧子砍在心窝中间。

    “我叫个车过来,”程恪在他脸上抹了一把,“我们先回去好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没有走,”江予夺的视线落到他身后的某一个地方,“不能让他们跟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跟回去就跟回去了,不怕。”程恪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刻他强烈地想要看到人,无论一个两个还是几个,无论是什么人,只要是人就可以,但身后依然是空的,只有风吹着枯枝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“程恪会看到。”江予夺轻声说。

    程恪愣了愣,又抱住了江予夺的脑袋,在他脑袋顶上亲了两口:“没事儿,无论有没有他们,程恪都不在意,他不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江予夺的视线收了回来,落在他脸上,过了一会儿才扯着嘴角笑了笑:“你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程恪抬手在脸上胡乱蹭了蹭,“好久没这么哭了,没控制住。”

    “程恪。”江予夺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程恪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长得真好看啊,”江予夺轻声感叹,“哭成这样都没怎么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么。”程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走回去吧,很近,”江予夺说,“我这样子,出租车不会拉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程恪点点头,“你能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受什么伤。”江予夺靠着墙站了起来,低头活动了一下腿。

    “你都伤哪儿了?”程恪问。

    “出血的地方就头上,”江予夺摸了摸脑袋,摸了一手血,“也没多大口子,主要是止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程恪看着他一手血顿时又有点儿发慌。

    “回去止止血就行了,”江予夺说,“不行就去……社区那个诊所看看,没事儿,比这严重的也都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程恪点点头,把他外套的帽子掀过来给他戴上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,程恪跟江予夺一块儿往回走的时候,觉得冷得不行,一路都想哆嗦。

    还好这段路不长,按刚才的出租车司机说的,走小路跑的话比开车快。

    他俩这么走,五分钟也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进屋关上了门之后,程恪就迅速甩掉了外套,把墙上的灯开关全按了一遍,客厅里几个灯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你的伤。”他拉过椅子,让江予夺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拿水冲一下就都看见了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会发炎的。”程恪仔细在他头上看了看,江予夺头发短,伤口还是很好找的,一眼过去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三道口子,都集中在脑袋靠后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操,”程恪咬着牙,“都不敢正面来么。”

    “正面要拍鼻子上了更惨啊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先消一下毒然后止血吧?”程恪说着过去把江予夺常用的那个小药箱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吧。”江予夺拿过药箱打开,拿出了酒精碘伏还有点儿什么止血的粉。

    程恪知道他的风格,就是拿起瓶子唏里哗啦一倒,然后再把止血粉往上一洒,全程用不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他没有阻止江予夺用这种野蛮的方式处理伤口,只是坐到了旁边,看着江予夺。

    “这伤……怎么弄的?”程恪问。

    “碰到张大齐的人了,”江予夺说,“我往他酒吧后头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从那儿……”程恪说了一半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甩掉跟着我的那两个人,”江予夺拧开瓶盖往自己脑袋上哗地往上去,“没注意就走到那儿了。”

    程恪轻轻叹了口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会儿他还没有缓过劲来,江予夺却似乎已经开始慢慢恢复,没有了之前那种无助和绝望的状态。

    程恪不知道是他真的恢复得快,还是他已经习惯了伪装,所以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“正常”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难度也许有些太大了。

    第二次往头上倒酒精的时候,一颗很大的泪珠从江予夺眼角滑出来,挂在了下巴上。

    他吸了吸鼻子,轻轻晃了一下脑袋,下巴上的那颗泪珠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吧,”程恪起身拿起止血粉,“是撒上去就行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予夺点了点头,声音带着严重的鼻音。

    程恪用牙咬着打开了止血粉的盖子,然后拿着瓶子跟撒胡椒面儿似的往伤口上撒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应该撒多少,撒上去的粉末很快就被血染红,感觉洒了三四轮,才总算是没看到鲜红的血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不晕血啊。”程恪说。

    江予夺笑了笑,又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程恪弯腰想看看他的脸,他很快转开了头。

    “不看,”程恪站直,从他身后伸手过去,兜着江予夺的下巴,轻轻捏着,“伤口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程恪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江予夺和他一站一坐,面对着窗户,今天他回来的时候拉开过窗帘,这会儿窗帘没像平时那样完全关闭,开着一尺宽。

    程恪往外看着,人不多,但时不时就会有人经过,还有车,他犹豫了一下:“我把窗帘拉上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,怕你看到他们,”程恪清了清嗓子,“就,你知道吧,现在客厅所有的灯都是打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予夺应着。

    “咱俩就对着窗户杵这儿,”程恪说,“外面的人看我们看得特别清楚。”

    江予夺抬手在眼睛上抹了抹,笑了起来:“造型还很诡异,有点儿像鬼片儿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程恪点点头,“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,我们把窗帘拉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程恪过去把窗帘拉上了,转过身的时候看到江予夺刚抹过眼泪的脸上又挂上了泪痕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想过江予夺能哭成这样,像个受了委屈的小朋友,怎么也止不住眼泪。

    程恪去浴室拿江予夺的毛巾正想给他擦擦花猫一样的脸,江予夺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是陈庆。”江予夺又抹了抹眼泪,伸手拿过毛巾,在脸上来回蹭着。

    “接吗?”程恪问,“你怎么知道是陈庆?”

    “这会儿这一片都已经知道老三被张大齐收拿了,”江予夺说,“陈庆肯定会打电话来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程恪看着他,不知道如果江予夺接了电话,会不会跟陈庆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,那陈庆估计得惊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”江予夺拿出手机看了看,接起电话按了免提放到桌上,继续拿着毛巾擦脸,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,让程恪有些意外,只凭声音居然听不出来跟平时有任何不同。

    “三哥你没事儿吧!我操!你还好吗!你受伤了没!我马上到你家了!”陈庆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,裹着风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,”江予夺说,“你过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不把张大齐酒吧拆了我不姓陈!”陈庆怒吼着,“个扒着棺材不让盖盖儿的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好姓什么了通知我一下,”江予夺说,“先回家吧,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回个屁!”陈庆吼,“我他妈带着人了!”

    程恪愣了愣,看着江予夺。

    “带了多少人?”江予夺问。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人?”陈庆应该是在问旁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差不多有四十个吧,”大斌的声音在旁边说,“还没到齐。”

    “疯了吗?”程恪愣了,“就这么在街上走,走不出一百米警察就该来问话了!”

    “恪哥?”大斌听到了程恪的声音,“放心,我们没一起走,分开的,身上也没带家伙,他们去酒吧附近等着,我跟庆哥先去看看三哥,一会儿要动手的时候车把东西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予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恪一听就急了,分头聚集,拿车把武器拉过去,这一听就是一场大型械斗,出了事儿都不是几天拘留所能出来的。

    江予夺把电话挂了之后,程恪看着他:“江予夺,这事儿你们以前干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,”江予夺抬眼看着他,“以前没人这么惹过我。”

    程恪这会儿本来就晕,再加上急,感觉眼睛都要花了。

    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尤其是在江予夺眼下这样的状态下,江予夺不会让他这些弟兄们看出来他的异常,可现在明显他并不能像平时那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一但被这些人发现他“不正常”,会有什么后果,程恪连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他们来了,”程恪说,“先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江予夺问,脸上已经被他擦干净了,但程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知道江予夺现在的状况,所以怎么看,都觉得他表情里还带着几分委屈巴巴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架,这架要是打起来,事儿就太大了,”程恪说,“陈庆大斌他们都是有工作的人,万一进去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予夺在意他这些小兄弟,程恪知道。

    果然他说完之后,江予夺就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用别的办法,”程恪说,“真想打一顿出气,也可以之后小规模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别的办法?”陈庆拍着桌子,指着江予夺的脑袋,“他的人把三哥打成什么样了你看到没!”

    “别指我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打成什么……”陈庆指着程恪,犹豫了一下又指向了大斌,“打成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觉得大斌跟他是一国的,没什么好指的,这屋里也没有能指的人了,他只好在桌上用力戳了几下:“打成什么样了!外面现在都知道三哥被打了!三哥!混这片儿这么多年!就没有人能把他打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听程恪说完。”江予夺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行,”陈庆坐下了,“你说吧,反正不管什么办法,这口气必须得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人挺多么,叫百十来个人进去坐着,他什么时候开始营业你们什么时候进去,坐到关门,”程恪说,“每天都去。”

    陈庆看着程恪:“不点东西就那么坐着?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点一杯橙汁儿。”程恪说。

    “成本有点儿高啊恪哥,”大斌说,“百十来号人坐一晚上,一人一杯饮料吧,这就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晚上,”程恪说,“是一直坐到他那儿没人进去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,”陈庆看着他,“你对钱是不是没什么概念?”

    程恪从兜里摸出了那张银行|卡放到桌上:“我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”陈庆说,“这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钱白来的,”程恪说,“歪着来的钱,就得歪着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大斌皱着眉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打架,”程恪说,“尤其不能打这么大规模的架,不想用这个法子,有什么别的办法解决也行,总之不能打架。”

    陈庆愣住了,半天才转过头看着江予夺:“三哥?”

    “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这句话江予夺经常说,陈庆听了没再出声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爽,喝完饮料再把杯子摔了。”程恪说。

    “那得赔,”大斌说,“他一个杯子就敢要一百块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,投诉。”程恪说。

    “那要他发现了,以后不让我们进了呢?”陈庆问。

    “闹啊,凭什么不让进?”程恪说,“一个不让进,两个不让进,一百个都不让进,闹一百次,他这一晚上也不用进人了,他们敢动手你们就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这么干过啊?”陈庆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程恪说。

    “操,你们有钱人也这么无聊?”陈庆问。

    “有钱人才无聊。”大斌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上哪儿找这么多无聊的有钱人啊?”陈庆又问。

    “请了两个包工队,”程恪说,“别管我吧,你们就先这么干,不行再说。”

    陈庆看着他,好半天才叹了口气:“这是要逼我们从良啊。”

    “庆哥。”大斌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行了知道,用词不当。”陈庆摆摆手,又琢磨了半天,最后一咬牙,看着大斌,“通知一下先到了的那些,进去点一杯橙汁,最好一人占一个桌,怎么恶心怎么来最好能把人恶心走了,占不了桌的就在吧台坐一溜,后边儿再站一溜,谁有闲工夫的还可以去厕所占地儿,完事儿了来找我领钱。”

    陈庆和大斌走了之后,程恪松了口气,坐在椅子上搓了搓脸。

    “真幼稚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随便吧,只要不打架,怎么都行。”程恪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怕我出事吗?”江予夺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怕你出事,”程恪说,“是不让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江予夺没说话,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,然后咧嘴笑了笑,眼泪就跟着笑容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没哭完对吗?”程恪趴到桌上,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予夺应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”程恪站起来走到他面前,“想哭就哭吧,你长这么大,还没有这样哭过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江予夺蹭了蹭眼睛,“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为什么。”程恪抱住他脑袋,看着他自己横七竖八贴上去的几片纱布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。”江予夺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程恪应着。

    江予夺扳着他的腰,把他往后转了过去,然后搂着他,把脸按在了他后背上。

    在程恪还没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,就已经听到了江予夺的哭声。

    就贴在他背上,很大声。

    程恪一直觉得,哭声是能听得出情绪的,真哭,假哭,高兴哭,难过哭,熊孩子滚地哭,每一种哭泣的声音,都能听出不同的情绪。

    江予夺发泄式的哭泣里,却没有发泄过后的轻松,程恪听到的只有难受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明天继续。

本文网址:https://book.yanyiquan.com/book/13159/7354456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book.yanyiquan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